作者当时( )的心里,却有一个与生俱来的念头:这河流以及与它有关的一切,理所当然属于我们。

You are here:
Go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