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恰如其分地称其为“我早就知道现象”,即事后回顾时一切都显得是可以理解的、( )的。

You are here:
Go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