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趁着苦等了一整夜的两个村民( )的间隙,接近了井台。

You are here:
Go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