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开始每天往腿上涂抹芬芳馥郁的( )乳液,一边涂,一边想“我的腿并不是那么糟”,进而我劝说自己:“它们其实也不错。”

You are here:
Go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