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时候,她会硬撑着下床来,悄悄地站在我办公室的玻璃门外,( )地看着我。那是我几次偶然抬头时看到的。

You are here:
Go to Top